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越乐坚

平安健康就是福!

 
 
 

日志

 
 

[原创]你是我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待修订)  

2010-08-26 16:59:46|  分类: 越乐坚·触摸我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六年前,也就是1994年的7月,也许是8月,我跟随广饶教育局的一辆便车来到东营,怀着一种亟不可待的心情来看望自己好不容易摆脱家与熟人的束缚即将自由书写人生的工作单位,那时心里满是热情和执着,还有相当的自信和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向往,总之那时心里的感觉除了美还是美。那天,我从电视大学的东门(那时东营电大有俩大门,东门靠东一些,西门正对着现在的艺术楼,斜对着我们现在的盲部楼。)下车,转转悠悠从东转到西终于在西南角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个门。第一次踏进东营特校的大门,那时的校名是东营市聋哑学校(后来改成东营市盲聋童学校,又后来才改成东营市特殊教育学校),学校的校门是藏在东营市电视大学的院里。

当一座带着红帽的白楼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有一种年轻的激动激荡在心头。校园里静悄悄地,我走进楼内值班室,见到了刚大爷、已退休的王德欣老师、黄老师。他们三个人就是我第一次到特校所见到的人。那时我一眼能看出刚大爷就是门卫工作人员,王德新老师戴着眼镜(现在猜想可能是老花镜)一副老学究样。黄老师穿着一件白色背心,背心上写着“好人一生平安”(写在胸前还是背后就记不清了),那时的黄老师年轻瘦弱,沉默寡言,坐在值班室的床上几乎只动眼看不动口说话,以至于回到广饶哥哥嫂子问我此行见到谁了,我爽快的回答他们:“一位看门的老大爷,一位像是工厂的经理,还有一个小孩。”嘿嘿,我说的那小孩就是黄老师,现在的黄校长。

初次走进这里,我最关心的大事是何时可以上班,我的问题是黄老师回答的(具体时间记不清了),听后我深感遗憾的说:“哎呀,还有一个月才能上班呢,怎么这么长!”这句话后来熟悉之后黄老师学了我好几年。那时最大的心愿就是快点开学快点见到这里的学生早些站到讲台上去。那时只知道想这些,脑袋里别的啥也没有。现在想来,那时真好!年轻虽然傻傻的,但要是可以重来,我还愿意回到那时,回到那时的天真,回到那时的清纯,回到那时的热情万丈、回到那时看世界满眼阳光灿烂的那种稚嫩……

开学的日子终于在盼星星盼月亮的期待中迎来,学生们来了。我有幸成为一年级二班(本年级两个班,春天招生,已上了一个学期)的班主任,教一年级两个班的数学。由此我荣幸的成为学校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性数学教师,第一位教数学的老师当班主任。那时有同事对我说教数学当班主任时间上盯不上,现在看来这个观点倍觉狭隘。其实任何事物的发展过程都是这样的,只要肯打破传统观念的束缚,没有什么不可以,现在数学老师当班主任的也比比皆是了,而且我还敢非常自豪地说当时我这个数学老师当的班主任也不赖,第一次评奖文明班级我们班就是二者之中的一个。以后的文明班级评选及其他集体活动,我们班的成绩也是常常领先。

但年轻毕竟经验缺少,这和老教师相比的确有很大差距。写到这里,想起教学初的一个笑话,不妨写出来与大家分享其中之乐。当时我接的一年级两班的数学任务是把学完的一册书重新上一遍,然后用一年半的时间赶完两年的课程;而语文则是放慢半年速度,与数学保持一致的进度。在我重上一册数学时,教授零的认识,我读“零”,学生却十分整齐统一地读“偶”,我便开始纳闷,悄悄在心底嘀咕:“难道在聋校零不读零,读偶?”我一时找不到答案,所以没敢领读的太多。下课后我赶紧跑回办公室问:“零在数字里读零还是读偶?”哈哈~在大家的笑声里我也知道了答案,当然不是偶。

那时加上校长室全校办公室只有 7个,数学组一个,语文组一个,艺体组一个,后勤一个,教务处一个,校长室一个,财务室一个。我的到来打破了数学组清一色男性的格局,那时数学组里有韩老师、黄老师、吴老师、我。我们相处的其乐融融。大家把我当小妹妹,还排辈玩,黄老师称大哥,韩老师称二哥,吴老师称三哥,我是四妹。为此当时也听到过些许的绯论,不过现在想来倒没啥,挺有侠肝义胆之味。那时,我们下课在办公室录音,你一段我一段,录完听,听完删。如今还清晰记得韩老师的一段录音,说郑智化的,他这样说:“其实我的嘴挺不方便的,但我依然踢足球……”黄老师也常给我们讲他在办公室睡桌子身盖国旗的故事……

其实那时睡办公室一点也不稀奇。那时唯一的一座综合楼上没有老师住宿的地方。不管是单身的还是结了婚的,都住在从电大借的宿舍里。有一段时间,我和刘玉红老师同办公室,我俩就一直住办公室,写字台柜里放着我们的衣服,晚上我俩一边写字台上一个,好久都是这样住的,目的就是为了方便,我们天天晚上陪着学生上晚自习,下自习后便在办公室写教案,看书,有时还织织毛衣。现在想来那时的条件确实艰苦,可我们当时一点也不觉得苦,心里反而无比知足快乐,也许是因为那时的心境比现在纯净吧。

那时的会议室就是一楼的一间教室,一排长条桌在教室中间围成圈,大家再围着这圈桌子稀稀散散地坐一圈,开会不查人数,上班不签到下班也不签退,全凭个人觉悟。后来第三任校长隋校长来了,要求开会点名答到。第一次点名时,食堂苟师傅听到自己名字后回了声回了声:“来了!”隋校长一时生气,批评苟师傅道:“连个到也不会说吗?”后来,习惯慢慢养成,执行了很多年。又后来,学校规模不断扩大,人员倍增,王校长为了节省时间,便由各办公室自查,会后报各部,再有各部报校办公室。其实所有事情的发展规律都如同我校的会议点名制一样,是在随着外界客观条件的改变后而做出新的相应改变,从而不断完善起来。

1998年,我成为学校第四届校少先队辅导员。熊英老师是团支部书记。也许因为学校团队工作不分家的缘故,我和熊英老师也因此成为好朋友。记忆最深的一件事是有一年元旦,我和熊英老师携手联合,打破以往传统的活动方式,开展了系列面向全体学生的丰富多彩的庆元旦活动,杨晓娥因为身体多重残疾从未有机会参加过任何活动,这次却在吹气球比赛中一举夺取女子组的冠军。于晓涛也是从未露过脸的学生,他获得了吹气球男子组冠军。

我和熊老师还一起成功组织了由李校长倡议发起的我校第一届“生命的赞歌”诗文朗诵会。由于朗诵会领头人李校长到利津开会数日,所以朗诵会整个的前期准备、组织、会场布置、赛场秩序、以及朗诵会的串台主持、评委选定都是我和熊老师携手完成的。那一次年轻的我俩悄悄商定评委一个领导都不用,只选有这方面特长的一线教师,让老师们自己评自己。朗诵会取得了圆满成功,我们从大胆尝试中学到了很多平时学不到东西。一路走来,今天想起,对于曾经的年轻,我们会禁不住泯然一笑。

我的班主任生涯只有五年。印象最深的也是那五年。有太多的事叫我终生难忘。班长李海波每天早晨跪在地上手拿抹布一把一把地擦地,教室的地面总是让他擦得一尘不染,亮如明镜。每次卫生大检查我班都会名列前茅,这与海波的一丝不苟的精神是分不开的。付希强的短跑速度无人可比,每次运动会短跑比赛的跑道上都少不了他矫健如飞的身姿,他一次又一次刷新校运会短跑记录。垒球掷远也一直保持着我班李海波创造的纪录。

那时当班主任的我,天天给学生讲节约,因为他们的家境都比较贫寒,总想让他们从小养成勤俭节约的好习惯。那时学生自己从家带钱来买成饭票交给老师,为了避免学生丢饭票,班主任一天给学生发放一次。有一次,我收到苏文杰妈妈的信,那封信我至今还能背出来:柴老师您好,我知道您教文杰节约是为他好,可是他跟我说他经常吃不饱,文杰饭量大,您看可以多发给他一些饭票吗?文杰妈妈的信深深刺痛了我的心,那一刻我立即明白自己管理学生的方法太过拘于一格,没有因人而异。我随即召开班会,问平时都有谁吃不饱。班里那四个高个男生都举起了右手。李海波说:“我饿的时候就去喝水来充饥……”我当时泪流满面,眼里的泪水从脸上流到心里,一股深深的自责和愧疚感让我直到今天想起这段记忆依然泪流满面。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次想起,我心底都禁不住地呼唤:我那些可爱懂事的学生们,你们现在还好吗?柴老师当时是多么的年轻和幼稚啊!假如有机会我们能再像以前那样做朝夕相处的班主任和学生,我会尽一切努力弥补我曾经的过失。

可是时光会倒流吗,不会,所以我心中的愧疚无法抚平。

苏文杰是班里最聪明的孩子,考试总爱粗心。有一次他因粗心错了一道题,由此没能考到一百分。我深感遗憾,于是忍不住训他:“你是粗心大王!”结果晚上,我们在教室开联欢会庆祝荣获文明班级,他却一个人在律动室里跟着大学生看电视,我几次派同学去叫他,他都不肯上来。不过最后来他还是上来了,他伤心地对我说:“老师,我是粗心大王。”我意识到是我那句不经意的重话深深刺激了他。我赶紧向他道歉:“我不该只顾自己的情绪对你使用这么重的词!柴老师愿意把这句话收回,请你忘了它!”我知道也许这句话会跟随苏文杰一生,可是我的话一出口,又如何可以收回?我只有后悔和内疚。从此我明白作为教师千万不要将重词加诸到孩子身上,也许随意的一句就会在孩子身上留一辈子的阴影。包括我现在对我自己的孩子,我也很注意这一点。几年前,我收到苏文杰寄来的一封信:“柴老师,我知道了,当时你训我是为我好,我会永远记着柴老师的好……”读信的那天我却从办公室同事那里听到了关于苏文杰的消息,说他在老家常跟一帮坏孩子在一起,我真的好担心,于是立即写了回信,那封信记不清写了多少页,但我记得它的重量和厚度,我特意去邮局寄了挂号给他。

 

也许是家不在本地的缘故吧,十六年前,我孤身一人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豪迈稚气来到这里,举目无亲,走出校门一个人都不认识,所以觉得学校就是我的家,同事就是我最亲的人。

有一段很长的时间因为不得已的原因我被迫离开了我深爱的学校,离开了我亲爱的学生,离开了我挚爱的讲台,离开了我视如亲人的同事。那些日子我整个的人生世界都是灰色的,在我极其失望几乎崩溃的时候,这份来自我的学校的执着与深爱重新点燃了我生命的希望。从此我的心亮了起来,意志坚强了起来,也许历经磨难后挺起的脊梁会更加顽强不屈正是这个道理。一次次磨难与考验让我更会适应环境,理解他人、我学会了抱着平和的心态去善解人意,用智慧的善良去对待他人。

突然忆起我校在黄河影院那场“春之声”演出来了。那场演出串台词由我一人撰稿,主持人宋老师问:“串台词是谁写的?再写一个字就多了,去掉一个字就少了,一字不多,一字不少,绝了……”建校十周年校庆演出时,我写的串台词也赢得了外地前来参加校庆的同仁们的好评,很多人找到我跟我要底稿。从此,我校历届大小演出、朗诵会、演讲比赛、运动会等的串台也就成了我责无旁贷的事。因为这些,我心底时常暖流激荡,幸福流淌。有同事说“你身体不好,加班加点的砸脑子多累,再找个人来写吧!”我回之一笑说:“很快就写完。”说心里话,这活的确很累人,可我累而快乐着,我为自己还能为学校做点事而幸福着。这种感觉是我十六年前来这工作时最初的感觉,虽然这些年历经风雨日子跌宕起伏,我却依然固守着这份最初的心境。

我是一个对生活和工作感受颇多的人,虽然不是多么勤学,但我绝对是一个善思之人,对于工作和生活中的小事我都有太多的感动,我有一种习惯闲下来写写工作中的小事,写一些反思,记录下我与学生的小故事。所以学校决定给每一位前勤教师配电脑时,我的兴奋无与伦比。而就在大家即将用上自己的新电脑时,有人悄悄告诉我,因为我暂时不上课电脑没有我的。短暂的一怵之后,我立即笑笑说:“没事,那替换下来的旧的总会用我一台。”其实,这就是我的性格特点,遇事自己先退一步,留出充足的空间来理解他人,顾全大局。

我羡慕地望着同事们用着各自的电脑,写着心得、反思、小结,查阅着资料,并及时上交着学校布置的电子稿作业,而我却在耐心等待着领导快些把倒下来的旧电脑早一天调配给我。我等啊,盼啊……最终也没能等来我殷切期盼中的那台旧电脑。

在耐心的等待中,我努力克服着个人工作中的困难。可是后来,我接授了聋部每周往校园网发文章的任务,而按时完成任务的唯一途径就是每天中午下班后趁同事回家,我借用他人的电脑来工作。那一年,我常常中午忙起来就忘了吃饭,而工作没等做完,同事就回来了,我也只好暂时收起。说起来就像笑话一样,我走遍了聋部所有办公室,几乎借遍了聋部所有人的电脑,所以那些日子所有人都在和我一起期盼一台属于我自己的电脑。

感谢善解民意的领导,就有那么一天,我竟然突然拥有了这台电脑。那天,有同事乐呵呵的来我办公室:“小柴,你的电脑来了。”我不以为然地一笑了之,因为早有同事不止一次地这样跟我开玩笑,每次楼外来新电脑,都会有人来我这说类似的话。不一会儿,姜主任来电:“一会儿给你装电脑!”这次我信了。电脑还在调试中,办公室就已经人来人往,来祝贺我终于有电脑用了。办公室的电话也随之应接不暇,祝贺的声音接连不止,听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小柴,你以后终于不用借电脑了,中午也不用加班了!”放学时,一路下楼的同事还告诉我说她们在各自的办公室里为我欢呼雀跃呢!哈哈,我的事牵动着大家的心,我的快乐也由此分解成了无数份快乐,那份在久久企盼中从天而降的快乐荡漾在整个校园里、同事中,我心里。

我暗暗在想:一定不辜负这台电脑来之不易的价值,我要不停歇地用上它三天三夜不吃不喝!

日子一晃过去了整整十六年,特校也即将迎来它20岁的生日。我与我的学校十六年风雨兼程,十六年一路相伴,说不清一个人的人生能有几个十六年,但学校这十六年来的发展却是与我并肩同行的。从那个只有五个班级,二十几名教职员工,上班下班开会从不签到签退,教室就是会议室,教职工出去借宿舍住的特校,发展到今天这个集学前教育、义务教育、职业教育于一体,教职员工过百的学校,从当年那个在东营市默默无闻的聋哑学校发展到今天这个省级规范化全省名校,所有奋斗不息的足迹对于我都历历在目,所以我为我的学校感到骄傲和自豪!

十六年风风雨雨,经历了想得到的想不到的,自己也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天真女孩变声了天真男孩的母亲,而我心中最初的那份感觉依然清晰在心,我依然觉得学校就是我的家,同事既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亲人。

不管是每天开着车急匆匆来上班,还是急匆匆赶回去接孩子,我心里都有幸福在流淌。就连差一分钟没按上手纹顿生怨气的那一刻,我的内心深处依然有幸福的感觉在流淌。

也需这样幸福美妙的感觉只属于热爱生活并对生活心存感激的人。

在特校二十年成长的足迹里,有我十六年的影子。我的特校,你是我生命中那一抹永远的青绿,时光荏苒,岁月更迭,生命的绿色依然,情谊依旧。

愿幸福平安永远相伴我的学校,我的同事。

 

接下来,请跟随我珍藏的一些图片走进我们曾经一起经历的岁月:

第一组:全校师生集体外出参加活动归来的场景,拍于1992年11月6日。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 - 越乐坚 - 越乐坚

 岁月如梭,转眼间已过十八年,你还能认出他们是谁吗?

(右:第一任校长握着第四任现任校长的手。)

(左:第一任教务员握着后来教务主任的手。)

(他们身后是我校第一届学生。)

 

 第二组 :我和我的第一批学生,拍于1995年秋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 - 越乐坚 - 越乐坚

        十六年过去了,曾经那几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如今也都为人父为人母了!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 - 越乐坚 - 越乐坚

这是我班的孩子,在我的记忆里,每个孩子各自都有与我说不完的故事……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 - 越乐坚 - 越乐坚

 这是一班的孩子们。后排左起第一个挡住脸的同学是刘蒙蒙,他当时是留级生,长得很精神,但学习速度不是很快,不过挺知道用功的,有一次考试,我去班里巡视,走到他的课桌边,他抬头瞪着一对迷惑祈求的大眼睛看着我,问我一道自己拿不准的题做的对不对?我看到了他正确的答案。可是见他考着试问老师,感觉有些生气,就窘紧了面部表情极其严肃对他说:“自己想,考试能问老师吗!”他失望地低下头去。结果发下试卷来一看,他得了九十九分。是我当时严肃带着气的表情误导了这个听不见的孩子,他把自己正确的答案改掉了。其实这件事,我反思了好多年。后来觉得当时应该给他一个信任的微笑,那才是他最需要的答案。只可惜当时自己太年轻!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 - 越乐坚 - 越乐坚

 

我的学生在旧楼的教室里合影。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 - 越乐坚 - 越乐坚

       

我班的四大美女在旧楼教室合影。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 - 越乐坚 - 越乐坚

       在校园最美丽的一角与同事合影。如今的垃圾箱边。(右起第二位王老师已退休好几年了。)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 - 越乐坚 - 越乐坚

                 还能认出他们吗? (右起第一位李老师已经有孙子孙女了。)

 

后来我们搬到了新楼(现在的教学楼)拍摄时间待查: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 - 越乐坚 - 越乐坚

                                       

新楼宽敞明亮的教室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 - 越乐坚 - 越乐坚

 

本期庆十五大的黑板报由我亲手设计,并获得全校板报检查评比第二名。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 - 越乐坚 - 越乐坚

 这是1998年春天我带的一帮实习生,因忙于结婚事宜没带完,12年过去了,不知那三位女老师现在还好吗?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 - 越乐坚 - 越乐坚

 

搬到新楼上,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学校大门,径直敞向东西城交通要塞黄河路上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 - 越乐坚 - 越乐坚

 多气派的校门啊,因为市政府统一规化黄河路被迫拆除,真叫人嗟叹惋惜!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 - 越乐坚 - 越乐坚
第()次教代会后,校领导听取民意,英明决策,给办公室配备纯净水壶,解决了老师下课后到处找不到水喝的困难;还装上了内部有线电话,实现了校内各办公室有线通话。我们为此振奋了!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 - 越乐坚 - 越乐坚

  

我在原来的大数学组办公室

 

第三组 快乐的课余时间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 - 越乐坚 - 越乐坚

 

这应该是96年的照片,时间是学生下晚自习后。当时所有单身住校,大部分结了婚的也在学校住,那时,我们所能待的地方除了教室就是办公室。每天晚上各个办公室里都有很多人,待到很晚。看我们当时有多么轻松释然!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 - 越乐坚 - 越乐坚
 
放学后,都在校园内玩耍,师生一片。我们快乐的举起的是韩老师家的韩嘉良。(嘉良早就是身材魁梧的初中生了。)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 - 越乐坚 - 越乐坚
 
那天,烟雨蒙蒙,放学后和刘玉红在操场上玩, 遇上刚刚调来的张医生和李老师抱着紫薇过来……,还能认出当年的紫薇吗? (紫薇今年上高一了。)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 - 越乐坚 - 越乐坚

 

六一儿童节,带学生去太阳岛,能认出上面都有谁吗?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待修订) - 越乐坚 - 越乐坚

 1997年三八妇女节,去济南千佛山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待修订) - 越乐坚 - 越乐坚

 

1995年暑假,学校组织集体旅游,在烟台的烟台山……

 

题目:我是你生命中那一抹青绿——写在我校建校二十周年之际(待修订) - 越乐坚 - 越乐坚

 1995年暑假,学校组织集体旅游,我在蓬莱仙阁与退休同事王建老师合影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